教會與精神醫學:「這很複雜」

攝影 : Alexina Yoder

在精神醫學工作中,有一項使我驚訝的事情,是收治的住院病人中,極高比例是有信仰的。簡單地說,是基督徒的數目。

「當然啊,比起其他科的病患,他們會多談及他們的信念與希望。」然而,若用客觀的指標來看,例如病患放在身邊的聖經,上述印象基本上是肯定的,精神科的病患很高比例是基督徒,即便門諾會的也住院過的。

恐懼失控

基督徒也會罹患精神疾病,這比較難以接受。我們能接受人們會罹患阿茲海默症,或因心理混亂而導致疾病,因為我們對這些事件已有解釋,而在另一方面,精神科的問題尚未能找到直接的病因。因此,我們會恐懼,因為,這似乎暗示無人能免疫。若病因不明,那麼,它怎麼不會臨到我?誰會知道在譫妄中我又會說什麼?即便是最非暴力的重洗派,若陷入嚴重迫害時,也可能變得有威脅性。我們覺得力不能勝。我們需要答案。

因此,我們問:「你不認為心理疾病通常/偶而/往往是因鬼附嗎?」人們很難接受精神疾病通常是人類墮落之後果之一,就認為這人必定是做錯什麼了,才會無法控制自己的思想、言語與行為。我們再次擔保自己的方式,是認定那病人必須為自己的疾病負責。

根據法國全國精神醫學生協會(French federal association of psychiatry students)2013年的一份研究指出,有信仰的人在精神科收治的人數,是遠小於在其他科別的,然而我們的病患,比起醫院裡其他科別的病患,更多談及他們的信仰。

我們的病患禱告;我們的病患去望彌撒。

然後我們的醫師會問:這些脆弱的人是否陷入了奴役性的邪教的危險?我們需要保護他們嗎?如果需要,該怎麼做?信仰與神秘型的譫妄症之間,界線是什麼?

疾病中的信仰

當一個病患進到我所工作的精神科醫院,他/她會很快注意到教堂,那不是普通房間改裝的,而是真正的教堂,有院牧在主持宗教儀式的。最近有位精神分析師跟實習醫師們說,院牧們很擅長於診斷神秘型譫妄症,因他們信仰經驗提供了另一種觀點。

教會能為那些遭受精神疾病之苦的人做點什麼嗎?為什麼不呢?眾教會已是思覺統合失調、躁鬱症、慢性憂鬱等患者安身的所在。容我大膽地說,若一間教會有一百位會

員,而當中無精神疾病患者,這教會要嘛很不了解它的會友,不然就得質疑它接待人的雅量。

無論教會知不知情,都已身涉其中,據估計,人口中約0.8%有思覺統合失調(精神分裂),這樣,法國大約有六十萬人。計算一下,你的教會會有多少思覺統合失調的患者?真正有多少?這不是要責怪教會未陪伴這些人,而是,大部分情況下,這樣疾病的人會逐漸退出社會聯繫,排拒他人的關心。

這對教會是多大的挑戰!

接著的問題,是焦慮,心理失調疾病的公分母。教會是給予人安全感的架構,能使人活在現實裡:常規舉行的敬拜禮儀、每星期重複地促使人與人會面、以及扶助一個從不放棄的家庭。

在世俗國家裡擔任精神科醫師,我的工作包括:幫助病人自覺更好、能與其他人溝通、活在當下世界,以及去過一個「正常生活」。

關於這些正與心理疾病搏鬥的人,教會要做的,是成為一個安全而關係健全的地方,讓每個人彼此相屬,會友們都願意與人同心同行。那些心理疾病的患者,仍是上帝所造、所愛,能因信耶穌而蒙恩典的人。不要低估了一個出自憐憫的表達之影響力,那可使驅逐恐懼。有效地把那些正與心理疾病搏鬥的人融入教會之中,不只是可能,更是非凡成就。我深信當基督還在地上時,我們正好會在這樣的人群中找到祂。所以,教會,動起來。

—Alexina Yoder, 精神科實習醫生,來自法國Belfort-Montbéliard 地區的Delle, 現在是史特拉斯堡門諾會的會友

To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click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