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園裡的生命

Truman Hertzler以Isaan方式向那個須為他兒子意外死亡負責的人表達「歡迎加入」。相片提供: Carol Tobin

在泰國硬土中夾雜綻放的重洗派

「泰國,宣教的墓園」,這說法已在泰國宣教師耳中迴響了數十年,感謝上帝,祂有不一樣的故事。不同的故事終於浮現了,而重洗派在當中有一席之地。

教會的種子

201年前美國宣教士Adoniram Judson的妻子Anne Judson語言學的夠好,能夠向被擄於緬甸的暹族人傳福音。12年後,1828年,第一位基督教宣教士才抵泰國,比第一位天主教司鐸晚了260年。

整個十九世紀,天主教與基督教很相似,都在訴說一個難以置信的奉獻與毅力的故事,宣教士們努力對抗的因素至今仍然鮮明:以佛教或婆羅門寺廟為基礎所建立起來、幾乎無法穿透的社會凝聚力,以及泛靈信仰的根深蒂固,使整個社會畏懼改變。正如泰國人民以無瑕疵的外交手腕來抗拒殖民主義所展示的非凡能力,他們已證明他們堅定地致力於事實上的身份聲明:「作為泰國人,就是作為佛教徒。」

在1880年上帝再次以在緬甸所立下的根基來祝福泰國,三位緬甸Karen族的傳道人由一位退休宣教士帶隊到泰國,在一個的村子裡遇到一個人,他前一夜正好夢見會有三位老師來教導上帝的道,他等了一整天了。結果,五百位Karen族人歸信。

1900年代有解放主義的新挑戰,同時也出現了掐頭去尾的福音,許多教會出現,最醒目的是泰國基督教會(Church of Christ Thailand, CCT),是長老會一個世紀事奉的成果。宣教士設立了許多教育機構,而社會氣氛仍然普遍抗拒福音。二十世紀後半葉出現了新的動力與整全的異象:被中國驅逐的海外宣教使團(OMF)宣教士的流入,使泰北成了「山區部落」宣教的重心。其次,五旬宗開始影響泰國,在1980年代泰國中部成了快速成長的自立教會運動(indigenous church movement)的新典範。

早期重洗派見證

重洗派第一次在泰國出現,是MCC於1960年開始的,從那時起之後十五年,MCC派了美國海外替代役的志工到泰國投入救濟工作(PAX),同時也購買當地手工藝品銷售到美國。

MCC在這地區的事工因那場越南人稱為「美國戰爭」的戰事大幅增長,1975年MCC與泰國基督教會合作,救助難民、提供教師與農業發展服務。MCC希望能幫助泰國基督教會明白教會在泰國社會裡,在促進人權方面可以扮演的角色,這部分是當時泰國教會不太注意的。往後幾年MCC斷斷續續地在泰國服事。那時高棉發生大規模種族屠殺,但1977年的MCC工作報告裡只描述「發生了什麼事…還不太確定。」恐怖的真相在1979年揭露了,泰國湧入了大量的難民,MCC在難民營、為寮國、苗族、高棉人與越南難民收容工作扮演了重要角色。

根據一位那年代工作人員的說法,那是個奮興的年代,「聖道與聖工」攜手並行,而上帝

以神蹟奇事來印證,至今許多泰國教會領袖是從那些難民營中學會了整全見證的熱情。MCC的難民救助,以及在緬甸所從事的和平教育與人權促進持續進行,直到1995年。

當時,幾個重洗派的宣教差會開始他們在泰國的教會拓殖事工。基督弟兄會的世界宣教差會(Brethren in Christ World Missions)1986年派人勘查當地,第二年1987隨即差派一對宣教士前往,他們在曼谷郊區的一所技術研發機構找到工作。他們的任務是以自立自養的方式,透過跨文化的關係連結來分享福音,進而以門徒栽培來培育本地化的領導。

東方門諾會差會(Eastern Mennonite Mission)在1990年派人從事工場勘查,1992年一教會開拓團隊抵達,當中Tobin一家承諾願服務十年。1995年之前,他們投入泰國鄉下最大未得省份之一的Issan,向說寮語的人傳福音。他們建立了一所高度處境化的生命豐盛教會(Life Enrichment Church),以小型的敬拜團隊與在地領導,向鄰近村落地區發展。

門諾弟兄會的世界宣教差會(MB Mission)在1991年也做了相似的工場勘查,不久之後他們工作團隊轉移到泰北Nan省的Khmu族當中,宣教師Schmidt家與其團隊致力於鄉村佈道、教育改善與農耕技術發展。之後,他們見到泰寮邊界的Khmu人大批歸主。

建立根基

儘管MCC與泰國基督教會(CCT)已建立了良好關係,但沒有任何一重洗派差會是在CCT之組織內事奉,每一差會都發展自己的夥伴與溝通平台。泰國福音團契(The Evangelical Fellowship of Thailand)出現,成了這個國家教會拓殖者的聯盟與發聲管道。東方門諾會差會全球事工主任David Shenk鼓勵EMM的宣教士們優先與其他重洗派宣教師聯繫,以彰顯重洗派重視「群體」的價值觀。於是,這些團隊領導們多次會面,一同禱告與互相鼓勵,之後,固定的退修會模式建立起來了,也以此形式來歡迎新來的宣教士。

門諾會總會海外宣道會(COM)在1998年差派了一對寮裔加拿大宣教士夫婦加入EMM團隊,一任之後,他們在加拿大門諾會差會(MC Canada Witness)的支持之下,開始在Issan地區另一地點開拓教會。

「團隊2000」在2001年一月抵達,三隊門諾弟兄會宣教師夫婦承諾要一起事奉十年,他們便在曼谷南方開辦孤兒院與開拓教會,此後,他們的的異象感動了28位投入。如今這28人與許多領袖有聯繫,在泰國各地建立教會。

差不多在同時期,基督弟兄會(BIC)的新領導Myers也到了,他們接受了EMM的建議,在50公里外的烏汶府省會開拓教會。這二團隊除了異象相近之外,因地理位置臨近,在遭遇人員失喪時還可彼此支援。

現在,門諾會宣教網絡(Mennonite Mission Network)差派了宣教師在Isaan另一地點服事,Rosedale Mennonite Mission在曼谷的事工,因從中美洲來的同工加入而強化,這些人是該差會長期在中美洲的投入而培育出的第二代領袖。維吉尼亞門諾差會最近也與生命豐盛教會合作,在曼谷的Isaan人設立福音前哨站。一群保守的重洗派在清邁設立了一所宣教訓練學校,因此,至少在清邁,重洗派因蒙頭與大家庭而為人所知,更不用提他們熱衷於傳福音了。

這些群體都強調門徒生活,全部都在醫治與從魔鬼壓制得釋放方面,經驗到聖靈權能的彰顯。

關係連結

雖然把重洗派註冊成單一機構的討論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提起,他們決定不要在結構上合併,這樣會太龐大又造作,取而代之的,是彼此在關係上的連結。

除了各差會領導人每年聚會二次,宛如「重洗派議會」般運作之外,泰國和寮國的重洗派信徒還有三次重要聚會。這種跨越長期的文化--社會--經濟的分別,以及歷代以來不同重洗派教派間「教會文化」的差異,而建立起的熱切關係實在令人興奮。因這樣的聯繫也觸發了重洗派書籍材料的泰語翻譯:門諾會信仰告白、帕瑪貝克的「什麼是重洗派基督徒?」。國際門諾弟兄會聯會(The International Mennonite Brethren, ICOMB)的信仰告白也翻成泰語了,最近Richard Showalter關於早期亞洲宣教運動以及重洗派殉道者的故事的書亦翻成泰語了。

在消費主義式豐盛福音當道的年代,重洗派信仰的見證極有價值。

重洗派身份

健全而長期的關係與文字材料有助於重洗派認同的建立,然而,此身份的標記卻是從經驗而來的。

南烏汶府省的生命豐盛教會因EMM差會領袖John Hertzler意外車禍喪生而深受打擊,這教會卻因而走上重大的寬恕之路。他們數月之久向那個因魯莽而肇禍的駕駛傳福音,在John的父母在此人受洗當天現身時達到高峰,這群忠實的會友們熱誠歡迎這個人加入教會。

稍後會友們聚集聆聽Truman Hertzler講論重洗派歷史,他提到自己的先祖們因律法主義與信仰昏沈而失落了傳福音的契機,然而,他強調,堅守耶穌基督的根基(林前3:11)而恆心忍耐,總是那一條異象更新與順從上帝呼召之路。在場的信徒一個接著一個站起來,說:「我們也是這樣!無論多得忍受多少苦難、失敗多少回,若這就是重洗派,那麼,我們就是重洗派。」生命從墳墓裡出現!

除了這些因宣教工作而產出的教會之外,另一股本色地重洗派福音見證是由居住於美國的苗族難民而來,當中許多人認同於美國門諾會(MC USA),他們組織自己的苗族門諾會差會,發想有朝一日居住於泰國西北邊山地苗族,能夠整村整村地都成為重洗派。

從2005年開始,北美牧者與門諾會宣教網絡的宣教士的短期教學以及建設計畫成為一股潮流,因此,原本屬於泰國基督教會的苗族基督徒開始意識到們的神學傳統有很強的重洗派根源。2016是重要的年份,因為「苗族第20區會」,身為泰國基督教會的分區,重新凝聚而加入了門諾會世界大會。他們之所以要成為重洗派的一員,套用Nelson Kraybill的話,是「他們想要明確地表白他們對教會所抱持的重洗派式理解,包含非暴力。」

長期關注這教會的人留意到,這麼多元的實踐,使得他們參與MWC是一個恩賜:和平是傳福音的一部份、善待陌生人、財務上的管家、慷慨、熱衷於讀聖經與注重領袖訓練。正式的歡迎會將於2017年四月在泰國舉行,屆時MWC與MMN的代表都會出席。

基督徒人數只佔泰國總人口的百分之1.2,然而我們可以預期更好的明天,因這些多樣化的重洗派群體在將來會互相交織、彼此提攜,而上帝會讓祂復活的美好生命花朵從「墓園」裡冒出來。

—Carol Tobin 與她的丈夫Skip是EMM差派至泰國的宣教士,從1989~2009他們開拓教會,也兼管行政。現住在美國維吉尼亞洲哈里森堡,擔任維吉尼亞宣教差會的亞洲幹事,仍與泰國保持關聯。

To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click here

Name名稱 Hmong 7th District of the Church of Christ in Thailand*
Members會友人數 1,733
Congregations堂會數 23
Presiding officer主席 Pornchai Banchasawan
Name名稱 Khmu Mission
Members會友人數 39,250
Congregations堂會數 430
Presiding officer主席 Phone Keo Keovilay
Name名稱 Life Enrichment Church
Members會友人數 199
Congregations堂會數 16
Presiding officer主席 Pastor Somchai Phanta
Name名稱 Thailand Mennonite Brethren Foundation
Members會友人數 1,600
Congregations堂會數 20
Presiding officer主席 Ricky Sanchez
*執委會於2017年2月的會議中投票通過,接納為會員。人數與堂會數參見MWC的名錄地圖,2017年2月6日讀取。
資料來源:MWC 2015年名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