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如何從聖經回答21世紀的問題?

Photo: Liesa Unger.

我們如何從聖經回答21世紀的問題?

那真的是個挑戰!

聖經的某些部分的信息非常的明確也永遠有效。但是,因為我們的世界已經大幅地改變,有些二十一世紀的問題迫使我們重新評估聖經的其他部分。然而,我們如何知道何時要堅守先前的信念,何時應該開創新見解與方法?

於2010至2012年間,我們的地方教會想要找到這個問題答案,尤其觀於性與婚姻的議題,焦點是婚前性行為。它並非唯一的倫理問題,也當然不是最重要的倫理問題!但是它是個觀乎每個世代的問題,且可能間接影響更廣泛定義之教會家庭。

一起研讀聖經

我們知道對此議題的態度與意見非常地多樣。那麼,每個人應該就直接去做他/她想做的事嗎?還是聖經有提供任何的指引?有些老一輩的人希望這個過程會明確告訴年輕一輩的人何為正確的。其他人,所謂的「燙傷的孩子」,也就是經經歷過嚴厲的教會管教或同儕的斥責的人,反而擔心自己的經驗、故事會重演。因此啟動這個過程必須非常地謹慎。

我們非常高興能夠看到一百個不同世代、但都相信聖靈必在這共同旅程引導的人參與整個討論的過程。

我們採取了以下幾項重要的步驟:

1. 一段研讀聖經的時間—個人的以及小組討論。Tim Geddert的著作《All Right Now》的其中一個章節相當有幫助:「上帝透過聖經說話。那為什麼我們聽到如此不同的信息?」

2. 第一個晚上,我們分享了我們的期望與擔憂、文化上的轉變、詮釋學以及我們規劃的步驟。我們的目標是在這個過程的最後,我們能夠一起辨別我們要持守哪些規約以及哪些部分應該讓每個人自由選擇。

3. 接下來的兩個晚上,我們外請講員來講解聖經中的性與婚姻,以便獲得更明確的理解,以及這些教導會如何影響我們的生活方式。主要的結果就是性應該是嵌入一個相愛且終身,由合一、排外性與穩定性為特徵的關係中。

4. 第四個晚上真的特別突出,因為聽了、說了那麼多,是時候發掘我們自己的立場了。對我們而言,什麼是重要的?性與婚姻的哪些方面開放給個人詮釋,哪些又是群體應該解決的(非單純個人私事)?

為了發掘我們的立場,我們畫了一條線並且所有參與者根據自己的觀點站在這條線上相對應於個人觀點的位置。我們的肢體語言表現了當我們不同意他人觀點時我們是否會面對他們站著,還是會背對他們。我們鼓勵參與者發表感想,例如:「我站在這裡,因為…」大部分的人仍面對著其他人,儘管他們持有不同的意見。

我們所站的位置呈現出一個寬廣的光譜,然而我們發現我們都站在牆上的十字架之下。

合一,儘管有差異

在接下來的幾週中,我們記錄了重要的洞見,這些洞見是跟持有不同的看法的長老和傳道人討論過的,他們雖然意見不全然相同,但是仍一同向會眾報告並一起討論。

會眾絕大多數同意並接受那份文件作為指導。它並非一件教義的文件,對於「一對相愛的情侶可以到什麼地步」的問題並沒有簡單答案,它反而是呈現了我們這個地方教會的群體在經歷整個過程後所得的見解。

有時其他教會的領袖會向我們索取詢問那份文件,但是我們對此稍有保留,因為過程是如此非常地重要,每一個地方堂會應該自己經歷這個過程。若未經討論過程而直接擷取其他人的成果,對教會並不會有幫助。

回顧這個過程,有太多的理由要感恩了,但我們不想要對痛苦經驗保持沈默。這種轉變教會生活的方式是困難的,我們沒有活出自己口頭上所宣稱。有人因此受傷,有些張力仍存在。這些使我們謙卑,因為要討論生命的光明面總比談論黑暗面來得容易。但是這兩面都屬於我們作為一個地方教會的共同經驗與旅程。就如同共同信念的第一句話說:「因著上帝的恩典」,我們向前行,專注於shalom的偉大願景。

有著這段過去的經驗,我們現在迎向一個新的挑戰,也就是討論錢、財富與施捨的問題。我相信我們在將來的幾年中也會被其他倫理的問題挑戰。我們每一次的起始點都是聖經,也就是「我們接受做為我們信仰與生活的權威,並且在聖靈的引導下詮釋聖經。」

這也就意味著,成為終身的學習者,非擁有立即的答案,而是一起尋求它們。  

Emanuel Neufeld,瑞士Muttenz Evangelische Mennonitengemeinde Schänzli的牧師

To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click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