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樂的盼望與信仰

Photo: Jonthan Charles

東非的門諾教會

「在非洲傳統宗教經驗裡,信仰從未以普世性的詞彙來理解。」全球門諾會歷史系列非洲部分「非洲心靈唱重洗派之歌」的作者之一Alemu Checole (助手Samuel Asefa)如此說。「信仰與實踐因地點與部族而異,宗教表達都是單一部落的,諸如羅族的(Luo),馬賽族的(Maasai),圖卡納族的, (Turkana) 或查納奇族的 (Zanaki)。

「然而,非洲基督徒接受了基督教,因為他們在基督教中看見一種全新的生活方式,比起傳統方式更豐盛的多,比方說:永生的盼望、赦罪的確據、與上帝與人和好所帶來的安全感等,因基督的血所立的新約使他們與全新的普世群體合而為一。」攝影 :  Margaret Kisare

1930年代進入東非坦桑尼亞開拓教會的第一批宣教師中,包括以藍與以利沙白・史滔佛夫婦(Elam and Elizabeth Stauffer),與約翰、路得・莫斯曼夫婦(John and Ruth Moseman),當地一位青年基督徒Zedekiah Kisare擔任主日崇拜的翻譯。宣教中心在Bukiroba、Mugango、Bumangi 、Nyabasi等地建立起來。除了傳福音之外,他們也設立學校、醫院與診所,以及女子學苑。

1942年由一位非洲傳道人點燃的復興橫掃整個東非地區。Checole 與 Asefa寫道:「這一波奮興觸及人們生活的每一面向,帶來非洲人與宣教師之間的同理、暸解、與合一。」然而,隨著數世紀之久的殖民統治轉而獨立,教會的領導也由宣教師移轉給非洲本地人與本地模式。

1948年坦桑尼亞的門諾會宣教師開始將教會組織改造成具在地特色的三層領導制:主教、牧師與執事。二年後,1950年,事奉超過十五年的「平信徒講員」按立了,賦予施洗、主理聖餐與證婚的權柄,受按立者當中,包括了Ezekiel Muganda, Andrea Mabeba, Zedekiah Kisare and Nashon Kawira Nyambok幾位。儘管這些當地同工常常因搬遷而面臨艱難,然而,他們的事奉結出許多出福音的果子。Checole Asefa說到,「聖靈裡的一體感、以及尋得在地牧者的喜樂與感激,直接促成了福音的果效。」

坦桑尼亞1961獨立後,教會領袖面臨新挑戰:民族主義,同時也看到了培育年輕世代成盡責領袖的重要性,因此,「坦桑尼亞門諾會青年聯盟」組織起來,由Daniel Matoka 協助 Shemaya Magati領導,他們負責清潔教堂、收奉獻、協助主日學、獻詩與菜園。

坦桑尼亞門諾會在1964年推選了第一位本地人、羅族的(Luo) Zedekiah Kisare為主教,邦圖族(Bantu)不服導致關係緊張,然而邦圖族的主教候選人Ezekiel Muganda選擇和睦,事件因此平息,而Kisare在1967按立,那時社會主義正席捲全國。

肯亞與坦桑尼亞之間政治劃分的國界把原本的族群區域切割了。在1942年,坦桑尼亞的Ogwada Okach 與 Nikanor Dhaje有負擔跨越國界到肯亞傳福音,他們是第一批跨國界門諾會傳道人,在肯亞的Bande, Nyangwaye以及其他地方建立了福音據點。因此,肯亞門諾會從一開始就是「從貧平困農村興起的草根運動。」Philip E. Okeyo 在Forward in Faith書裡這麼說。

肯亞在1963年獨立,1965年肯亞政府在第四次訴願後承認門諾會為合法的基督教的教派,然而,肯亞門諾會仍保留在坦桑尼亞門諾會轄下,直到1977年,那時Kisare主教與幾位牧師一同為肯亞教會設立組織架構。1980年Eastleigh Fellowship Centre在奈洛比成立,這個附設圖書館、教室、運動設備的中心,根據Checole 與Asefa所說的,是「基督徒的見證,促進不同信仰群體間的對話與分享,提供建設性的休閒,也幫助低收入家庭與學生能提高生活的品質。」雖然肯亞門諾會內部時有衝突,這中心卻為他們贏得與穆斯林和睦的好名聲。

坦桑尼亞門諾會不抵抗主義的信念在1978年與烏干達的戰爭中遭遇試驗,一些教會會友從軍,但其他人,如Christopher Ndege堅守信仰的立場,即使遭受法庭的壓力。在此時刻,教會繼續發展,Hezekiah N. Saria牧師被選為第二教區主教,在他的領導下,許多地區之間的以及族群間的角力層出不窮,導致「教會增長停滯、靈性上營養不良」(Checole and Asefa如此描述。)如今,新的領導致力於促使教會重新和好。

在肯亞這邊,從鄉村單一族群開始的教會,經歷生產之苦後,發展到其他族群,如Kikuyu, Luhya, Mijikenda, Nandi, Maasai, Somali,甚至傳進了烏干達。Okeyo 在 Forward in Faith書中如此描述。

Checole and Asefa說,「福音超越所有文化,也挑戰每一種文化傳統,因為耶穌基督的奇妙事工,非洲數以百萬計的基督徒活出喜樂的盼望與信仰,透過耶穌,死亡的權勢已被征服,因基督是主,信徒已經得勝有餘。福音真正是為了整全人性的好消息。」

Karla Braun

你知道嗎?
肯亞有四千多萬人口。
肯亞總人口中,80%是基督徒,7%穆斯林,13%非洲傳統宗教與其他少數團體,如印度教。
坦桑尼亞五千多萬人口。
坦桑尼亞大約70%人口在農村。

有關非洲門諾會的參考書目:

Anabaptist Songs in African Hearts, 3rd ed. Global Mennonite History Series 1. Lapp, John A. and C. Arnold Snyder, gen. eds. Kitchener, ON: Pandora Press, 2006.

Forward in Faith: History of the Kenya Mennonite Church, A Seventy-Year Journey, 1942–2012. Ojwang, Francis S. ed. Nairobi: Kenya Mennonite Church, 2015.

“Kanisa la Mennonite Tanzania.” Global Anabaptist Mennonite Encyclopedia Online. Stauffer, Elam W. and Mahlon M. Hess. 1987. Web. http://gameo.org/index.php?title=Kanisa_la_Mennonite_Tanzania&oldid=132736

“Kenya Mennonite Church.” Global Anabaptist Mennonite Encyclopedia Online. Hess, Mahlon M. 1987. Web. http://gameo.org/index.php?title=Kenya_Mennonite_Church&oldid=122536

肯亞的門諾會教派
Brethren in Christ Church Kenya Conference
會員數 4,900
教會數 25
總會所在地 Nakuru
領導人 Samuel Muriithi (主教)
Christian Believers Fellowship
(Beachy Amish Church)
會員數 693
教會數 16
總會所在地 Kisumu
領導人 Marlin Stoltzfus (資深主教)
Chrisitan Church Interational
會員數 19,640
教會數 320
總會所在地 Madaraka, Thika, Central
領導人 Joseph Mburu Kamiri (主教)
Church of God in Christ, Mennonite
會員數 139
教會數 9
*Kenya Mennonite Church
會員數 11,800
教會數 142
總會所在地 Nango
領導人 Philip E. Okeyo (bishop moderator)
坦桑尼亞的門諾會教派
*Kanisa la Mennonite Tanzania
會員數 65,456
教會數 400
總會所在地 Musoma
領導人 Steven Watson Mang’ana
門諾會世界大會的會員
資了來源:世界大會2015年通訊錄
 
To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click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