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法耶穌的移民腳蹤健行者

相片: David Bonilla (左), 曾任哥倫比亞門諾弟兄會的牧師,參與移民腳蹤健行,途經亞利桑納州的Sonoran沙漠,帶著一個十字架,希望吸引大眾注意到那些穿越美墨邊境時死亡的移民。 相片提供: Saulo Padilla

美國門諾會中央委員會(MCC)的移民教育委員,梭羅・帕迪拉說:「重洗派的歷史,其實與移民有著密不可分,基督徒的故事亦是如此,我們必須戰勝這些分化我們、建立界線、醜化他人的故事。」

2017年5月29日到6月4日是第14屆「移民腳蹤健行」,期間一些門諾會重洗派的會友自墨西哥索諾拉州的薩薩博市一路走到美國亞利桑那州的土桑市,這121公里(75英里)的行程反映出跨越國界的移民足跡。

尊重他人

帕提拉說:這樣的活動是為尊榮那些倖存者,以及陪伴那些無法安葬摯愛親人的家庭。」過去為了移民而死在路上的有7000人,其中1000位甚至無法辨識身分。

「身為一個重洗派的基督徒,我們深信每一個人都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受造,都應該受尊重。」他說。這7天的活動中,約50位參與者每天行走20-25公里,每天的膳食與露宿裝備皆來自各界無私地分享與支持,隨行的車輛也裝運著水與物資作為後勤補給。

為何而走

在門諾會中央委員會於墨西哥移民計畫的夥伴機構Café Justo工作的大衛・波尼拉以實際行動響應這項活動,更說:「身為門諾弟兄會會員,我們為正義而做,並且我們效法耶穌所教導給我們的。」

七次參與活動的帕迪拉,其實是來自瓜地馬拉的移民,1986年移居加拿大之前,他是以政治難民的身分居住於墨西哥。

來自美國賓州費城的基督弟兄會教會希望之圈的強納森・齊格勒,因重洗派信仰而參與移民腳蹤健行,他相信國家與邊界其實是「根本性的暴力,應該以激進的和平來消弭其所導致的壓迫。」

對瓜地馬拉MCC的人民互聯協調員莎菈來說,這健行只是一個更大旅程的一部份,向那些至今仍在追尋美國夢的人們學習的旅程。

她說:「我理解為何移民們離開家鄉至他們心中的『應許之地』,也知道他們抵達之後的經驗,但我更想了解在這當中所發生的大小事。」

「然而,我想我無法完全了解他們的掙扎,因我無法放棄那些我已擁有的特權。」健行者

在跨越美墨邊界時,護照上都有保護以及不會被邊境員警刁難。

路上的課題

強納森認為:「在邊境設置巡邏是浪費公帑」,但因與他們保持友善的關係,他開始思想在自己所住城市內的警察人員,「我們如何面對這些權力,同時以愛我們的仇敵的方式,到一個地步,能轉化他們?」

透過在旅程中與大家相處、一同目睹雄偉景觀,莎菈說:「似乎霎那間感受到神與我們同在。」她在荒漠中發現一朵小花在綻放時,感受到「或是曠野、惡地,神的美總是觸及這不可能之處,只是有時我們沒有留神發掘。」

帕迪拉引述希伯來書十三章1節: 要接待異鄉人到你們家裏,「然而因為社會安全事件得報導層出不窮,接待陌生人的這般聖經教導在現在社會中已漸漸被淡忘,試想若上帝一直藉由陌生人的造訪在敲門時,我們是否願意繼續實踐這樣的愛呢? 」

「難道我們不會用不同的態度去接待『那可能是上帝』嗎?」

--門諾會世界大會報導,由Danielle Gonzales and Karla Braun撰稿

 

Click here to read this in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