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莎白與巴爾薩沙.呼博邁爾

相片: Balthasar Hubmaier 相片提供: Creative Commons

更新 2027 見證:歷史素描
更新2027是慶祝重洗派誕生五百年的十年期的活動。本系列描繪此運動自開始至今的領袖。

一位基督徒捍衛國家有權使用武力,且可使用武力來對付他自己,這會是怎樣?或者,一位妻子看著自己丈夫入監受酷刑、被燒死於火柱上?又或者,她自己三天後被綁在大石頭上,從橋上丟入Danube河?

這對夫婦是伊莉莎白與巴爾薩沙.呼博邁爾(Elsbeth and Balthasar Hubmaier)。

Neff 與Hege總結伊莉莎白的生平時如此說,「巴爾薩沙.呼博邁爾的妻子伊莉莎白,是Constance湖區Reichenau市一公民之女,他們於1525年1月13日結婚。她是一位精力充沛又有勇氣的女子,以堅定的愛共同承擔了她丈夫的悲慘命運。當他被捕、受酷刑且判了死刑時,她出言安慰。三天後,1528年3月13日,她自己也在維也納殉道,大石綁住她的頸項,從大橋上丟入Danube河。」她的生辰仍未知。

巴爾薩沙.呼博邁爾(ca. 1480-1528)與德國的農民戰爭有關連,那時人民要求豁免某些稅負、擁有土地、水源與森林的使用權,以及有權選擇自己的牧師。據說呼博邁爾曾幫助老百姓列出請願的清單。

巴爾薩沙擁有神學博士學位,曾任司鐸,卻反對天主教與更正教的濫權,護衛成人信徒的洗禮,因為其神學觀點而入獄。

受了酷刑之後,他同意撤回他的重洗派信仰,然而當他在慈運理面前公開聲明時,卻維護成人信徒的洗禮觀。慈運理又把他送回監獄,綁在延展架上。

巴爾薩沙.呼博邁爾認為政府是上帝設立的,以武力保護善良人民;基督徒國王能以武力保護人民而將國家治理得更好。他如此觀點,並非不知道其他重洗派的立場。

在士萊泰信條(Schleitheim Confession)簽署的那一年(1527),巴爾薩沙寫了一本小冊子,《論刀劍》,挑戰重洗派的不抵抗主義。因他對於武力的觀點,呼博邁爾被排除在不抵抗的重洗派圈子外,而被歸類在更寬廣、包括浸信會的圈子裡。

有些人覺得事情很荒謬,巴爾薩沙護衛政府使用武力的權力,他自己卻被政府官員折磨至死。他們很困惑。巴爾薩沙護衛的是好政府,而使他受苦的是濫權的政府。二者都是我們當前的現實。

伊麗莎白也同樣受苦,若你有機會凝視Danube河的美麗水景時,請紀念她。

—Terry M. Smith 是加拿大福音門諾會聯會的刊物Messenger的編輯,本文於2017430日初次刊登於該會官方網站。

資料來源:

C. J. Dyck, ed., An Introduction to Mennonite History (Herald Press, rev. 1981); W. Klaassen, Anabaptism: Neither Catholic nor Protestant (Conrad Press, 1981); H. Bender and C. Neff, “Hubmaier, Balthasar” (GAMEO, 1957); C. Neff and C. Hege, “Hügeline, Elsbeth (Elisabeth)” (GAMEO, 1956); H. J. Hillerbrand, The Reformation (Baker, repr. 1987); Southwestern News, Fall 2012 (SBTS).

Click here to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