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變動的時代中以耶穌為中心

攝影: Jon Carlson
在變動的時代中以耶穌為中心
 
耶穌是上帝的兒子。透過他的生命與教導、他的十字架與復活,向我們示範如何作忠心的門徒、救贖世界,並且給予永生。
 
北美的教會正經歷快速的改變,許多人在說,這些改變如十六世紀的大改革一樣巨大。傳統的信念受質疑,先前的結構不再運作,新形式的教會正在出現。

在這種變化的時代裡,「基本信念」提供了勇氣、穩定性與新方向的基準。全球重洗派七條共同信念有助於提供那樣的根基。

在我們當中的一些教會裡,漸漸地有另一新的重點—對新的改革相當關鍵,也就是耶穌作為主。就如同我們重洗派的前輩重新發覺了耶穌是活著的一樣,這位耶穌那時已被奧秘與儀式「神龕化」了幾百年。今日對在日常生活中跟隨一位活著的耶穌有了更強而有力的重點。時常,「耶穌是主」比「耶穌是救贖者」還較常被強調;我們正需要被從跟隨其他主[的生活中]被救贖出來!

共同信念的第二條中的論述「耶穌是上帝的兒子」時常被誤會,尤其是被我的穆斯林朋友誤會。在我所居住的加拿大的社區裡約有一萬三千位穆斯林,他們傾向於以生理與生育的角度理解「上帝的兒子」,而非以關係之親密程度來理解。我情願說:「耶穌,彌賽亞,是理解上帝最好的方式。」我的穆斯林朋友可以理解並且肯定耶穌是個充滿上帝的靈的人。這可以促成對話,關乎我們如何透過耶穌基督向一個養育的、給予能力、啟示的上帝開放我們的生命。

在北美,我們有許多分歧與爭論,是因對於經文不同途徑的詮釋。有些會友與教會對聖經的理解途徑是字面的、平面的。他們傾向於接受舊約和書信與耶穌的教導有同等權威。共同信念的第四條有助於鼓勵我們在耶穌基督的光照下詮釋經文。

我們對美國的槍枝文化以及它所帶來的暴力感到憂愁。共同信念第五條強調的是和平工作、公義以及分享資源;這需要持續的強調。越戰期間,美國門諾會總會西部大區在新兵徵召入伍前舉辦了訓練營,要求該地區17歲的年輕男子參加。這些會議明確地教導衝突的導因以及和平的聖經根據。大部分的參與者選擇的有別於戰爭的替代方案。

今日,我們需要新的、有創意的方式來教導彼此及我們的年輕人和平的方法。

一個在北美,也可能在全球發想的問題是:「我們如何同時強化我們重洗派對基督信仰獨特的理解又強調與其他基督徒團體的合一?我們如何對我們信仰更堅定又不對其他信念的基督徒或其他信仰者變得競爭或批判?」

與門諾會世界大會的共同信念平行還有這三項簡潔核心的價值:「耶穌是我們信仰的中心」、「社群是我們生活的中心」、「和好是我們工作的中心」。

這三項核心價值對重洗派運動與早期教會而言是根基,在門諾會宣教網絡(差會)2008年出版的小冊子《什麼是重洗派基督徒》(What is an Anabaptist Christian?)中再次凸顯。現在這本冊子已經被翻譯成超過20種語言。

美國的門諾會教會使用這三項核心價值作為長期計畫的根基。許多教會使用它們在簡介中以闡述他們的身份。牧師的講道以它們為主題,讀書會也發現這小冊子有助於解釋何為身為一名基督徒。

菲律賓PeaceBuilders Community Inc.組織的Dann Pantoja說:「我們採用它們做為我們的世界觀。」一場在泰國的工作坊結束後,參與者說:「現在我們終於知道身為一名門諾會基督徒是什麼意思了!」

當我們教導共同信念以及三個核心價值時,我相信我們必須承認我們當中沒有任何人知道整個真理。我們需要向彼此學習。當我們一起深化我們的理解時,我們一同變得更強。

全球重洗派信徒的共同信念清楚地論述我們所相信的為何。這些信念幫助我們判斷我們對上帝、對彼此、以及對全地球的感覺,這些感覺轉而幫助我們指揮我們的行動。

第一批基督徒以及早期的重洗派信徒有勇氣地將他們的信念活出來,即便這意味著逼迫與死亡。願這些信念也幫助我們,使我們充滿愛與勇氣,以便我們能夠依據耶穌[的榜樣]生活在這些劇烈變化的時代。

—帕默・貝克(Palmer Becker)一生以牧師、植堂者、宣教士、會議執行者與教育者等角色服事教會。他是《什麼是重洗派基督徒》以及《Anabaptist Essentials…Ten signs of a Unique Christian Faith》(即將出版)的作者。Palmer與妻子Ardys居住在加拿大安大略省的Kitchener。他們育有四名以成年的兒女。

 

To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crlick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