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事,天父家裡的僕人。

印尼穆里亞基督教會(GKMI)的領袖們在2017年的會員大會中實施洗腳禮。相片提供:Liesa Unger

如同一顆心臟有四個心房,世界大會的四個委員會在執事、信仰與生活、和平、與宣教四個領域,服事全球重洗派相關的眾教會。四個委員會為總議會提供諮詢、預備材料來協助會員教會、並裝備世界大會所屬各網絡或團契,為了共同的利益而一同事奉。以下是委員會從他們所著重的領域分享的信息。


當你問自己,身為執事的任務是什麼時,你的目光會聚焦何處?縱使經文內並無提到”執事”與”僕人”一詞,但此時大部分的人心中依舊浮現使徒行傳六章1-6節的經文。在這當中那些有需要的人得到餵養,教會成長的同時,需求也同時加增。教會指派一些人負責籌劃每日食物的配給,這些人—執事—傾聽眾人的需要,以教會提供的資源來滿足他們。

這是執事工作的本質嗎?

這段經文有兩點影響了一般人們對執事事工的觀念。

第一,使徒們最初的理由:我們撇下神的道去管理飯食,原是不對的。(使徒行傳6:2)

這句話是否代表講道遠比照顧肉身的需求更重要呢?這經文似乎是支持將人道的服務與傳講福音分開的二元論。這樣的劃分可能阻礙了我們看見執事事工的屬靈面向,它也是在服事聖道,如同禱告與講道也是服事聖道。

第二,在使徒行傳中,執事的職務是由會眾的需求所定義的,因為執事的任務似乎只在會眾的需求得到滿足時才完成。很明確的,執事傾聽會眾的呼求、需要以及尋求回應之道。但常常我聽到地方堂會的執事被他人過度的期待,或是無法滿足他人的期待的情況而焦頭爛額。

當我們分享在執事委員會的經歷時,有些也會提到無法滿足眾人期待,因為舉世教會的需要是無盡的,也難以抉擇以及了解哪一樣需求是最迫切的。

但當然也有不同的聲音:當執事委員會的成員為這些有需要的肢體做準備時,他們同時也得到餵養,因教會帶著令人意外的恩賜出現,某件好事發生了,將施與者與領受者之間的階級打破了。

所以,再一次:我們到底該如何為執事定位?

對執事委員會來說,我想耶穌為門徒洗腳的故事(約翰福音13:1-20),對執事的事奉提供了一個完備的形象。

耶穌做了一件家奴的工作。我們很容易忽略僕人,因為他們並非經文故事中的主要角色。耶穌並不否認他是主,是老師,但嚴格來說他是家奴式的主、老師。他將門徒看作祂父家裡的客人而服事他們,耶穌認同於神的家所代表一切。

耶穌為我們示範了應該為客人做什麼,而不是滿足客人所以為的需求。當耶穌為門徒洗腳時,雙方都參與那定義何為「神的家」最深層的行為:耶穌愛他們到底。(約翰福音13:1)

這樣,執事就是一個服事聖道的神職人員的角色。若不是身為執事,就無法傳講福音,無法以真理服事教會,也無法投入和好的善工並促成和平與公義。

所以無可否認的,執事的工作確實是提供教會中有需要的肢體幫助,甚至需要認清我們需要他們,大過於他們所求於我們的,這樣,我們雙方參與在神的家中。

當我們反思這段經文時,我們的委員會也警覺到,要聽見那些未說出的需求是很困難的。我們又要如何確定,我們的注意力未受到那些哭得最大聲的人,或是媒體所報導的緊急狀況的影響呢?我們該如何注意到那些極易被忽略者的需求?

我們顯然需要倚靠神的靈才能克服自身的盲目。

—門諾會世界大會發布,執事委員會委員Jürg Bräker撰寫,他是瑞士門諾會聯會總幹事。

 

Click here to read this in English